57、最终篇副本超市再见06

小说:我在系统空间开副本超市 作者:再暖
    最终篇副本超市总部再见

    06

    “我们分开找,你右边,我左边。”

    总部顶层两侧玻璃浸着清冷的夜色,顾舟的手突然被人紧紧牵住,十指相扣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庄不识:“你能感知到他的地点?”

    顾舟:“我不是他身上的跟踪器,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只见庄不识垂眸,见状顾舟一敛长眸眼角:“相公担心我跟执行官生出私情,还是背后捅他一刀。”

    正如方徘徊所言,庄不识时刻警惕,倒不是担心顾舟对方徘回捅一刀,他不知道顾舟有什么瞒着他暗中行动。

    “这里我不熟,你也不熟。如果我们两个迷失其中,再会合就不容易了。两人一起行动比较妥。”

    顾舟抬起左腕:“相公先找到,抛出一段红绳,我立刻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先找到,我定当场扇他一掌,再喊相公。”

    庄不识垂眸欲言又止,他道:“我左边,你右边。”

    顾舟顿了顿:“好。你先走。”

    庄不识走出两步,回首看顾舟原地不动,只闻顾舟道:“相公选好了不后悔,我再走。”

    当他走到长廊拐角,后面人的身影消失在另一端,寒凉的色调落在顶层玻璃道上。

    急促的脚步阵阵落地有声,呼吸厚重地砸在玻璃面上,隐约有碎裂的声音,副本超市总部空间的注销速度很快就将延伸到顶层。庄不识猛地怔住,这条通道的落点是方徘回的办公室,内有休息的空间,当年方徘徊当庄不识的带教官,让出了休息室,方徘回则在另一端开了一间休息室。

    前面飞来无数光点,庄不识探出手指。

    庄不识嘴唇嗫嚅,哑声:“系统eo。”

    光点明显有了震颤,亲昵地贴着庄不识的面颊,像是突然想起什么,瞬间冲向他的背后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在某一刻空白,庄不识拔腿朝顾舟的方向奔。

    另一端执行官办公室,床上躺着的男人宛若只是陷入一场深眠。皂红的身影站在他面前,俯身细看,指间垂的小香袋不轻不重地落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我从不承认我和你是同一人,可只有这么做,他才能回到原本的世界。你可能比我更爱他一点。”

    一只秤砣精立时撑起界,将空间吞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拦住庄店长。”顾舟冷声道。

    秤砣精觑了眼通判大人的神色,一条长舌没有出口。

    适时流萤光河不受秤砣精的界阻拦,飘到顾舟面前,突然怔了怔,仿佛才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谁,惆怅万分,最后还是钻入了顾舟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你瞧,我们分散于空间,又重聚了。”顾舟指间触着系统eo,垂眸细语。

    他猛地抬眼,只见瘦削的人影站在几步开外,眼角红得灼烧起人的肺腑。

    “顾舟!让我过去。”庄不识面对秤砣精的界,掌风掷地有声,敲得秤砣精脑门发晕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们的起点,也是我们的终点。只有我们重新回到本体,他才能醒。”顾舟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庄不识:“我走不出识海情境。”

    顾舟看着他:“我们的存在自始至终为了等你,这个识海情境的主体只有一个庄不识。庄不识、庄不识、庄不识……人海相逢装不识。”

    他沉声自语,犹如轮回渡口回荡的提醒。

    “我们缠着姻缘线,你让我怎么装不识?这个主题我不认。苦海渡舟只等一人。”

    顾舟眉眼蓄着盈盈水光,低眸轻笑,他摩挲腕上的红绳,两根手指从香袋里取出一张写着名字的字条。顾舟原先的香袋里存了两张字条,一张庄不识,一张方徘回,可在大婚前,顾舟让庄不识亲手写了一张“顾舟”,替代了最初的“方徘回”。

    记有“顾舟”名字的纸条蓦地跃起冷火。

    庄不识一看便知自己又着了顾舟的道,他额抵着界,无力地哑笑:“顾舟,你又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一直在骗你,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顾舟站在他面前,在游船酒会的人群中,在副本空间的楼台上,眼不眨地注视着他,像一个成熟的猎手等他走近,无人知晓心跳得如何惊天动地,不过是一个人庆祝的翻天覆地。

    颀长的身形渐渐变作飞烟,没入方徘回的眉心:“庄不识,带他回到你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秤砣精的罩“啪”地消失,钻入了香袋。

    庄不识抚摸着方徘回的眉心:“你们,我谁也绕不了。”

    床边落下几朵鬼域兰,拢入香袋,就像顾舟曾经出现又离开,无声无息地开遍了轮回河畔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幽长的通道在不断注销的空间四分五裂下,玻璃碎片如瀑坠落,庄不识抱着方徘回冲到识海情境的巨门前。

    识海情境的门在主体的意识下自动开启,眼下空间在崩溃的边缘,这扇门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庄不识缠紧指间香袋,从逐渐收拢的袋口蹦出一黑脸黑身的物件。

    秤砣精的金光在庄不识视野里骤然扩大,“轰”地砸在重门上,识海情境的门是主体最坚固的防御,被秤砣精汇聚气海的一阵冲击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这种精怪最是执拗,铁脑门源源不断地蓄力,一钟罩一钟,随着一下比一下更猛烈地叩击,玄铁般的大门出现了裂纹,秤砣精立时沸腾。

    “庄店长,门要开了,你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庄店长,你先让一下,我们的灵力将在一刻爆裂,被我们的铁片砸到,通判大人一气之下,定会拍扁我们敲锣。”

    “通判大人还在睡吗?庄店长,你可不能亏待我们大人,他年轻气盛,平常生闷气,哄哄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来?”庄不识哽着喉间的声音问。

    秤砣精霎时间静的人更加窒息,他们铁心铁脑在刚硬的骨骼上一转,倏地金光成倍地增长。

    “这得问你们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人,是秤砣精,是人吃了秤砣铁了心的秤砣精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轮回渡口盛产的秤砣精,只有通判大人的府衙才压得住的秤砣精。”

    “啊,秤砣精,才是镇住轮回渡口的神兽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通判大人常点着我们的眉心,道:你们这些小玩意大材小用了。”

    秤砣精恍然大悟的目光落在方徘回苍白的脸上,又看了看比沉睡的人更面无血色的庄不识。

    “庄店长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后会有期……

    后会有期……

    后会有期……

    金光钟罩骤然叠加在一起,宛如一只巨大的钟倾斜着铁骨“轰”地砸裂识海情境的最后一道大门。

    地动山摇间,微光顺着被轰开的豁口弥散进阴暗的空间。秤砣精一鼓作气,轮回渡口数以万计的秤砣精将磅礴的灵力灌注到钟罩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适时轮回渡口通判大人府邸伴随遥远天际上空震耳欲聋的落锤声,从檐角到屋脊到庭院慢慢地烟消云散,紧接着轮回渡口土崩瓦解,四分五裂,渡船摇荡被凶猛的河水一口吞没,问生亭、白石桥、鬼域兰河畔刮起无际的长风,月老祠前的姻缘树映亮穹空,眼看着月老祠瓦石砖砾飞作齑粉。

    外间的轻风吹入,大门应声开启,明媚的光芒泼天,照亮了长廊里的人。

    焦灼的泪尚未落地,蒸发作水雾,庄不识面前的钟罩伴随那滴泪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们回家啦。”

    庄不识迈进盛大的光幕里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副本空间门立在庄不识面前,庄不识喊了几声“系统eo”和“方徘回”,不见回应,他迈入空间门。

    街边的男人紧张地绷着身体,若有所思,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萧和。”女孩甜声笑看着他,问:“来的怎么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迟到。”白萧和面颊笑得有些僵。

    女孩捏着他的脸折磨半晌:“喜极而泣不是你这种,笑的比哭还惊悚。”

    白萧和攥着她的手:“云凌,你不后悔?”

    云凌捏住白萧和的鼻子:“我云凌做的决定,一言九鼎,从来没有反悔。你呢?”

    庄不识看着他们从身边经过,吵吵闹闹地走进民政局。

    “哥,领证的人好多。”

    庄不识闻声转过去看,男孩盯着长排的队伍,被庄不识的视线惊动,两人对视。

    骑车的人一只手扶着车,另一只手拍了一下男孩的脑门,笑道:“二十年后才到你,现在急什么!”

    男孩立刻笑着看前面少年的后背,日光明亮地映着他的脸,问:“哥,你能等等我吗?”

    所有未能开始的遗憾在这一刻宣之于口,终将走到圆满。

    副本空间一变,庄不识对上东流路超市的门牌。

    他开门而入,只闻超市里的声音:“庄店长,这个烤丸子不错。”

    东流路超市烤箱里的丸子自从被系统eo接管,没卖出一根。

    庄不识唇齿微抿,淡笑:“全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!”门外的齐参谙握着方向盘,一旁坐着陆栩,朝店里喊道:“跟我们一道出门玩吗?”

    闻言庄不识拱手作揖:“你们是明目张胆欺负我这个没人请的光源。”

    齐参谙顿了顿,道:“我忘了,庄师兄五步之内必见大师兄。师兄我不打搅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回见,庄店长。”陆栩笑着道,适时齐参谙帮他收拢外套襟口,小师弟朝师兄打了下手势。

    庄不识没眼看,转身副本超市消失,眼前落地玻璃窗大开,庄不识近看怔了一下,目光落在男人凸起的小腹上。他侧脸笑出了声,顾舟竟然将程置和赵霜予安排进abo空间门。

   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瑶书屋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youyaos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