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、第三副本月老祠乱点姻缘谱10

小说:我在系统空间开副本超市 作者:再暖
    第三副本月老祠乱点姻缘谱

    10

    “你又要出国了。”

    尚照在见到他俩哥无事后,亲自将两人安排到同一间病房。回家打完报告,再也没有出现打扰。

    不日,越匀和尚周引清醒好转,走廊见到梁盛世,得知孔臣虚住在另一间。

    两间病房只有一面墙。梁盛世原本想孔臣虚可能不想见,再搬到别的楼层,孔臣虚默然顿了片刻,突然冲下床,径直坐到越匀床边,拉着他的手道:“匀哥,你哪里不舒服,我让人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越匀的视线越过孔臣虚,意味深长地看着门口的梁盛世,落到他的脑子上,梁盛世坚定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瘦了,要不我让人多带一份。”

    闻言旁边全程被忽略的尚周引再也咽不下那口银耳粥了。

    孔臣虚吊着眼角眉梢,无比嫌弃道:“我看你好像胖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尚周引:“孔少爷无需担心,我们尚家不会让你匀哥再瘦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不能再瘦了!匀哥,我让人多送一份,你有忌口的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他打量房间里的空间道:“我的床也搬过来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沉默了,比尚周引和越匀更慌张的是梁盛世,他赶紧道:“搬就不必了,你们本来只有一面墙,来回跑还能锻炼身体。”

    尚周引:“是,你匀哥不能总是躺在床上,需要多活动。”

    “行,匀哥,你活动的时候叫上我,我也有点闷。”

    梁盛世哄走了孔臣虚,剩下的四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坐在窗台上的庄不识,用手肘捅他背后的人,问:“孔臣虚是被亲缘线夺舍了吗?你从哪里找来的亲缘线。”

    顾舟靠着庄不识,手指捻转香袋上的姻缘线,漫不经心道:“亲缘是人生前死后的功德,灵力不散,本身没有情感,亲缘线又哪里来的性情。”

    他后脑勺一碰庄不识,眼神点着越匀:“若说能让人性情转变之大,只能是跟他血脉相连的那位有这种不为人知的一面,或者这才是他真正的本性。”

    孔臣虚醒后的种种怪异行为让见过他的人觉得反常,梁盛世例外,他的印象里始终住着一个热情大方的男孩,一晃而过,有些记忆断断续续,既无原因又无结果的片段,令他无从寻找,恍惚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确有其事。

    梁盛世有时也很奇怪,明明孔臣虚和他要找的人差了十万八千里,他对孔臣虚怎么还是放不下忘不了,最长的一次断舍离,梁盛世远离这只狡诈的狐狸七十九天,九九八十一天他也该成佛了。可在孔臣虚取消婚礼的那刻,他又丢盔弃甲地追了出去,再也没尝试逃走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孔臣虚用平板压着鼻梁露出两只眼睛,观察梁盛世半晌,别人看他嫌烦,只有梁盛世让他审视。平时梁盛世也强颜伪笑,可要真说反常,梁盛世才是藏的最深的人。

    “臣虚,明天喝粥吧,我知道一家做的非常好。”梁盛世坦然道。

    孔臣虚拿开平板,后靠一躺,闭着眼睛道:“又挑开话题,心里有鬼。行,我看看你明天的粥衬不衬我心。”

    尚周引和越匀正聊到了月老祠,旁边房间的人声瞬时高涨如潮。

    孔臣虚:“梁盛世,粥你煮得这么咸,还敢骗我店里买的!你让尚周引喝,齁死他!”

    梁盛世:“好好好,我立刻送。”

    孔臣虚:“等等,我跟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们先后轻车熟路地走进越匀和尚周引的房间。

    梁盛世在孔臣虚目不转睛地注视下,将盛粥的饭盒摆到尚周引面前,两人欲言又止地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嗯,反正我……我们打算出国一段时间。”孔臣虚面不改色地宣布这个惊天动地的决定。

    近几日一直坐在窗台上的庄不识看着梁盛世,等他走到眼前,突然手指点在他后心,注入一道姻缘线。

    五感敏锐的顾舟屏息凝神,庄不识的默念清清楚楚:“梁盛世,敬他,护他,爱他。不然,碧落黄泉,我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,你对孔臣虚好的有点超常了。”顾舟将全部重量压在庄不识背上,反手捏着他那根指尖,道:“你可要记住自己的承诺。不然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,追到碧落黄泉?”

    顾舟:“碧落黄泉就算了,多累啊。我肯定不甘心放手。”

    月老祠的姻缘线一经缠绕,便在这世刻下痕迹,月老神君将尚周引和孔臣虚的红绳绕到半道才发现错牵姻缘,重新拆解纠正到原先轨迹,可月老祠的红线带着灵力,犹如金口玉言,落地成真,两人已经产生关联,这段半道姻缘在副本空间必须有实际的映照,纠缠再分开才算完成了月老祠的姻缘,尚周引有越匀的那根红绳压着错误痕迹,看见孔臣虚的时候似曾相识,跟着红绳上的轨迹和孔臣虚的红绳轨迹重合。

    月老神君的及时拆解,在人身上便是不断地动摇,尚周引时常梦到那个垂眸的人失意地叹气伤心,醒后又无比自责,他看着孔臣虚不由地心虚:是他找的人吗?

    当副本空间根据月老祠的纠正,将尚周引带入月老祠,他跟越匀的姻缘才回到最初副本空间设定的正轨。多出来的一段痕迹成了两人解不开的心结,尚周引不能清除他先选择的是孔臣虚,越匀始终是后来者。

    月老神君的错误已然落到实际,他若坚持将尚周引和孔臣虚的姻缘绳缠到最后,拆了副本空间的原配,副本空间可能崩溃;他解开,眼前的局面仍然让月老神君受到反噬。

    解不解都要伤害一个人。

    月老神君只能延迟孔臣虚的姻缘,减少牵扯更多人。

    孔臣虚居高临下打量尚周引,手一挥,月老祠的香袋砸到尚周引面前:“还你的破烂印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印章倒在尚周引手掌上,看向越匀:“你讲的那个梦,我也遇到差不多的情形,就在结婚当天。只是你碰到的是发放姻缘袋的渡口,我到的是月老祠,不晓得是不是同一人有意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手给我。”

    尚周引刚打算将托着桃木印章的右手送过去,只见越匀严肃道:“左手。”

    吊着手臂的左手一扯,疼得尚周引冷峻的面上呲牙咧嘴,越匀将脖颈坠着的那枚印章捏在指间,哈了口气,重重印在尚周引的掌心:“尚周引,你落到我手里了,剥夺终身反悔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尚周引的桃木印章在左手上又印了一记,印章底端刻着:我想要你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越匀九岁跟着父母到尚家过年吃团圆饭,跟尚周引第一次见面,他们相差三岁,没有共同语言。

    后来越匀上中学,离尚家比较近,尚周引的妈妈经常让司机接越匀到家里住,那时尚周引多数时间在外地上学,待在家里的时间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尚周引对外界感知冷淡,对越匀的印象可能就是知道家里有个比他小三岁的弟弟,有时候在书房的空隙忘一两枝刚从院子里折的蕊,入门座椅上多几枚鹅卵石,前一秒裹着泥沙的贝壳横在喝水的台子上,下一秒悄然不见,那里干干净净,仿佛是尚周引产生错觉。

    尚周引心道:速度挺快,脑子不好。

    有一回,尚周引回家又在门口地板上看到不该出现的东西:一张音乐会的门票。

    应该是蓄谋已久好不容易抢到的票,如果丢了,尚周引没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越匀满别墅梭巡的时候,发现墙上的提示,每道墙壁拐角贴一个字,便利贴纸颜色鲜明,他跟着惜字如金的墙壁在别墅里像只迷路的狍子上楼,站到尚周引的房间门口,上面总算有一张字比较多的纸条:

    门票在,罚金1000。

    越匀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纸条下面补上:“没钱。你看我行吗?你要是喜欢,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尚周引回家晚,这张纸条在别墅来来往往的人眼皮底下贴了整天,最后尚周引亲自登门送回被“挟持”的门票。

    音乐后当天,尚周引坐在越匀后面不远的座位。

    散场时越匀一出门口,只见尚周引等着他。

    越匀:“你早说,我请你一张啊。”

    尚周引:“我妈不放心你一人看音乐会,让我陪着。”

    尚周引:“你不是学美术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学美术,又不是只对美术感兴趣。”越匀心虚地低声道,他觑了眼尚周引,不像对他的小伎俩生气。

    尚周引:“我还是更想看你多关心美术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温和地警告了。

    某天下午,尚周引从外面回来,发现别墅没有泥土枝叶,出奇地干净。越匀正如他所言,手里拿着刻刀,垂着藏不住心眼的眼睛,全神贯注地刻着什么,周围的地面摆着刀斧工具,尚周引的眉心一皱,视线不由看向院子里那棵跟他同岁的老桃树,当在饭桌上得知院子里的桃树被尚家人笑称是尚周引的本命树,越匀眼眸精亮,问了句:“能修剪吗?”

    尚照咽下一口饭道:“肯定能啊,不然我哥能长的这么盘亮条顺,早歪到不知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越匀已经在被“修”的树干上标记,黄昏的光柔和地笼着他全身,专注地雕刻手上的物件,他浑然不觉走廊另一边,尚周引靠着墙专心致志地关注他。

    尚周引在几天后见到了越匀雕刻的成品,“无意”地落在尚周引的眼前,用这么大一只口袋装着,该多大的粗心才不会察觉,越匀好像一直在用这种办法引起他的注意,尚周引眯眸,桃木印章砸在手心,他看着印章底端的名字,又将印章原封不动地塞回袋子里,悬在院子里被修的那根桃树枝上。

    三岁的年龄差让两人在学业和工作方面碰见的机会极少,虽然放假的越匀会借着拜访感谢到尚家住几天,他们聚少离多。

    越匀的情愫便像那张没有送出的音乐会门票,经常有人对他告白,他时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瑶书屋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youyaos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